戏曲艺术

戏曲文化|戏曲百科|梨园知识|剧本交流|学习戏曲|梨园轶事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戏曲艺术>学习戏曲>崔兰田谈唱腔的选择

崔兰田谈唱腔的选择

时间:2013-08-12 来源:河南戏曲网 点击:549 我要评论(879) 字号:小 中 大

  崔兰田大师的唱在豫剧界享有盛誉。崔大师嗓子极好,宽、亮。她唱腔中的鼻音、寒韵、小涟音、小颤音等堪称一绝。马紫晨先生总结崔派唱腔特点为“气不粗、字不撞、音不逼、声不暴,缠绵悱恻,打动人心”。崔老的唱、白功夫极深,体现她对气息的极强把握,有“一声唱到融神处,毛骨悚然六月寒”的赞誉。

  下面是崔兰田同志所谈的,在唱腔的选择与演唱艺术中的亲身体会。这些多年积累起来的丰富经验,是非常宝贵的。

  唱腔,是用来表现戏剧人物的思想感情,并通过它来感染观众的。河南梆子的唱腔有许多“板眼”,例如:慢板、二八板、流水板、飞板、滚白等,而且在每一种“板眼”中又有细致的分别,如流水板,就有慢流水、中流水、快流水、紧流水之分。这都是为了表现人物不同的感情而分的,因此分析人物的感情,应该是选择唱腔最重要的依据。

  “板眼”,虽然是为了表现不同人物感情的变化而分的,但是,仅仅把这分的细致的“板眼”选择安排好,是否就能唱的感动人呢?显然是不够的。如果在演唱时,不把真实的情感表现在唱腔中的话,那么这些“板眼”形式还是没有灵魂的东西,同样不能准确的表达人物的感情。因为,即便在同一种唱腔中,所表达的情感也是多样的,有悲的,有喜的,有气的,也有恨的,所以“板眼”看起来是固定的,但细究起来其中细致的变化是无穷的,因此演员一定要很好的掌握人物的情感。比如悲,要悲得适度,要叫观众感到是一个真人在悲,而不是在那里矫柔造作的在做戏。

  为说明这个问题,崔兰田举出“桃花庵”中“站门楼”一场窦氏唱的“九尽春回杏花开”那一大段唱腔为例。她说:原来我以为这是苦戏,应当用哭的感情和唱法去唱。后来我又深入分析了人物,窦氏虽然守了十几年的寡,但当时她还不知道丈夫已死,要是哭得那样很,要知道丈夫死了又怎么哭呢?她这时只是希望丈夫回来;她和一般的寡妇不同,所以不是啼哭的感情。她主要是苦闷、忧郁、怀念她的丈夫,究竟是活着呢?还是死了呢?因而在唱“九尽春回杏花开,鸿雁北去紫燕来“时,是见景生情,不由自主地想起丈夫还没回来,进而变成忧愁、苦闷。所以她这样唱出一段慢二八板:

  她在“九尽春回杏花开”之后,加了一句“哭板”,用穿鼻音以低回的唱法唱出:唉,我的相公(“公”字是以穿鼻音收声)以强调在这春光明媚的时候,窦氏无心欣赏景致,而是在思念着丈夫。这就比原来用啼哭,重复句的唱法,更合乎窦氏当时的情感。原来的唱词是以哭腔重复的唱,“九尽春回杏花开(春回杏花)开”而现在去掉了重复的句子,使唱词连贯起来,又加上了意味深长的叹息声和“哭板”,“唉,我的相公!”因而在唱腔上也就有了变化。这样处理的结果,就给人物找到了情动于衷的依据,使唱腔的感情与表演更加密切的结合起来,把一个特定的人物形象——窦氏,呈现在观众面前。

  又如窦氏听道姑说丈夫死去的消息,悲痛欲绝得昏了过去,当丫鬟把她唤醒之后,这时的唱腔是紧二八板,“紧二八”的一般唱法是紧打慢唱,用高调门来表现紧张激动气氛的,崔兰田原来是这样唱的:

  这是按一般走高调门的唱法唱的。后来,她想这样唱还不能表现窦氏当时的情感,因为:窦氏想丈夫想了十二年,无时无刻不在盼望着丈夫回来,结果丈夫死了。这真是晴天霹雳,窦氏受了莫大的震动昏了过去,等到叫醒以后,她在精神上受了很大的刺激,看见道姑时感情是非常激动的。她悲愤得有点喘不过气来,身上瘫软无力。根据这样的分析,崔兰田在唱腔上又重新进行了选择,她现在的唱腔是:

  “见道姑”三个字的处理,是在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中唱出来的。到“气得我满腹害疼”的“疼”字,是以加重的语气来处理的,但此处的加重不是用高调门,而是用高低腔断断续续唱出来的。以次来表现窦氏当时非常激动的感情。这样就比原来的唱腔更含蓄也更有深度。

  如何根据人物的感情需要来选择和处理唱腔问题,崔兰田还举了“秦香莲”大堂中唱腔的例子。当秦香莲拉着儿女上场时,现在是这样唱的:

  前两句也是慢二八板,但是和“桃花庵”中“站门楼”的慢二八就不一样,秦香莲从闯宫,到琵琶词,直到杀庙接连着受陈世美绝情的迫害,她忍无可忍才到包公那里告了状。当包公叫她上堂时,她的感情应是悲愤交加的。所以“秦香莲泪纷纷,手拉着儿女进衙门”,是用低回的唱腔,是怀着复杂的感情闷闷的上堂。而过去崔兰田是这样唱的:

  现在就把后面的托腔去掉,不拐那个腔弯了。以后当秦香莲看到陈世美时唱的“见强盗不由我咬牙恨”时,是整个仇恨都涌上心头,这是对陈世美就不是什么丈夫,而是仇人见面,所以用高亢的腔调来表现愤恨的情绪。等把孩子哄下堂以后,本想要去痛骂陈世美一顿,可是一想,过去什么都说过了,他还是那么绝情,还有什么说的呢?于是用紧二八唱出“尘世上少见你这无义人”。特别是把“人”字咬紧加重,这样虽然是走低腔,但所造成的气氛,却比走高音还要强烈深刻。更能表现出秦香莲的气愤和痛苦来。

  崔兰田同志不仅善于揣摩人物的心理活动而选择和处理唱腔,同时在本剧种的唱腔不足以表现某种情感时,也善于适当地吸收其他剧种的曲调经过融化来丰富自己。如在《秦香莲》中,当国太的专横,使包公无奈送三百两银子要秦香莲回家时,秦意冷心灰,绝望的唱“三百两纹银我不要,屈死俺也不喊冤”,按一般的处理:

  显然,这样简单的曲调,是不足以表现秦当时复杂的感情的。而崔兰田很巧妙地吸收了山西梆子的曲调,融化在河南梆子中:

  经过这样的处理,就比原来较简单的曲调,扩大了音域的起伏及节奏上断续的变化,这就更深刻的表现出秦当时满腹含冤不能申雪的复杂感情。也更能深刻的感染和激动观众的心灵,而且是在观众毫不感到生硬、勉强的情况下吸收了其他剧种的腔调,崔兰田在这方面做的是比较稳妥的。

责任编辑:郭晓民
(共0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发表评论
用户名: 匿名
验证码: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总共有0条记录,当前页1/0页    上一页  下一页   
郑州网警郑公备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