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艺术

戏曲文化|戏曲百科|梨园知识|剧本交流|学习戏曲|梨园轶事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戏曲艺术>学习戏曲>京剧口法中的四声

京剧口法中的四声

时间:2012-04-24 来源:河南戏曲网 点击:244 我要评论(879) 字号:小 中 大

  四功之中,唱为第一。剧本再好,唱腔立不住,也成不了好戏。俗话说,卖面的凭汤,好戏凭腔。过去叫听戏,主要听唱腔。今天叫看戏,既听唱,又看内容,看表演。

  口法为五法之一。练唱功,必须要学口法。过去说,演戏之人勿论巧拙,是问有口无口;听唱之人勿论粗精,是问有字无字,字从口出,有字必有口。这里的口,即口法。口法又包括:四声、读字、收韵、切韵、气口等等。

  演唱时,应注意四声的运用,不可高亦不可低,不可轻亦不可重,不可自作主张。

  四声,即阴平声、阳平声、上(shǎng)声、去声、上声、去声为仄声。过去的四声是平、上、去、入,口诀是:

  平声平道莫低昂,

  上声高呼猛烈强,

  去声分明哀远道,

  入声短促急收藏。

  后来把入声不要了,纳入了阴、阳、上、去四声中。南从洪武,北押中原,南无去,北无入。

  1)阴阳变法

  四声中还有阴阳变法,阴出阳收、阳平高唱。

  戏词中,上句落在仄声即上声、去声上,下句应在平声上,戏词应是仄、平、仄、平。

  例如:“店主东代过了黄标马”,“马”是仄声。“不由得秦叔宝两泪如麻”,“麻”是平声。

  第一句如落不到仄声,落在阴平也好;若落在阳平,只好用阴阳变法了。

  例如:《捉放曹》吕伯奢唱:“昨夜晚一梦大不祥。”,“祥”字是阳平字,只好先出三分阴平“枪”,然后落在“祥”音上。《文昭关》东皋公唱:“闲来无事步从容”,“容”字乃是阳平字,也是由“拥”到“容”字上。

  有的能以腔就字,就唱到阴阳正法。

  例如:《空城计》“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人”字可以腔就字。

  《战樊城》“一封书信到樊城”,“城”字足阳平,也能以腔就字,就用阴阳正法。

  阴出阳收。

  先出三分阴平,然后落到阳平上。

  例如:《群英会》周瑜唱:“曹孟德领人马、、、”先唱三分“操”,再落在“曹”上。因为是第一句、第一个字。《凤还巢》“强盗兴兵来作乱、、、”,“强”唱作“枪”,有力度。《骂曹》(二六)“丞相委用恩非小”,“丞”字先唱“称”再落“丞”字上。《哭灵牌》“当年桃园结义好”,“桃“、“园”都是阳平字,可把“园”字先出三分“渊”,再落“园”字上。《甘露寺》“喝断了桥樑水倒流”,“樑”和“流”字都用阴出阳收。“樑”字先出“里央”,再归到“樑”字上。“流”字先出“溜”,再归到“流”字上。《盗马》“奔走一场”,可唱作“昌”,落在“场”上。《战太平》花云唱:“他就该差能将前来提防”,“前来提防”四个字都是阳平音,“防”字由“方”到“防”。

  阴出阳收,是由高往低,没有阳出阴收,不然就是倒字。

  2)三才韵

  三才韵,是三个音符,分为上、中、下,适用于阴平字。

  例如:《盗御马》窦尔敦唱:“饮罢了杯中酒,换衣前往。”其中的“杯”字,灵活运用三才韵,可以唱为:

  5 32 1 2  (上才)

  4 32 1 2  (中才)

  3 32 1 2  (下才)

  又如:《捉放曹》陈公唱: “听他言,吓得我心惊胆怕”,陈公闻言胆战心惊,“听”字用中才,突出“他”字。

  《空城计》孔明唱:“请上城来,听我抚琴”,“听”字用下才,表现孔明视死如归的平静。

  《斩子》杨延昭唱:“听说是老娘亲来到帐外”,“听”字是上才,走高音,表现人物急怒的感情。

  3) 逢遇双阳须作上

  每逢遇到两个阳平字连在一起时,一个唱阳平,一个作上声,唱起来较顺。

  例如:杨子荣唱:“他得意洋洋笑眯了眼。” 第一个“洋”唱本位字,是阳平声;第二个“洋”须作上声(养音)处理。

  窦尔敦唱: “得意洋洋转回山岗。”同样,第一个“洋”唱阳平声,第二个“洋”字唱上声(养音)。

  4) 双连必变切韵声

  每遇到两个连在一起的字,可以变阴为阳。

  例如:《群英会》鲁肃唱:“诸葛亮出大营呵呵大笑”第一个“呵”本位字,·系阴平音;第二个“呵”字变为阳平声,唱作“合”是“呵合大笑”。

  《碰碑》杨令公唱:“腹内饥身寒冷,遍体飕飕”第一个“飕”唱本位字,第二个变阳平声,唱作“叟”音。

  5) 叠字的唱法

  戏词中,有许多句子是用叠字组成的,有双字,有三叠字,还有四叠字句。分别举例如下:

  双叠:一阵阵、 一桩桩、一件件、 眼睁睁、白茫茫、哗喇喇、黑暗暗、 雾腾腾、 闹嘈嘈、夫妻双双、遍体嗖嗖、磕睡沉沉、怒气冲冲、阴风惨惨、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忠心耿耿,得意洋洋、两泪汪汪、点点珠泪、纷纷议论、醺醺大醉、花花世界、呵呵大笑。

  如:《苏武牧羊》苏武唱:“眼睁睁君与臣两下分开”。

  三叠:是是是、好好好、罢罢罢、来来来、走走走。如:《乌盆记》刘世昌唱:“是是是来我明白了”。《骂曹》祢衡唱:“罢罢罢,暂且忍下了”。

  四叠:摇摇摆摆、扭扭捏捏、昏昏沉沉、急急忙忙、清清白白。口口声声、吵吵闹闹、哭哭啼啼、悲悲切切、冷冷清清、慌慌张张、羞羞惨惨。

  例如:《十老安刘》“摇摇摆摆我出前殿”,《乌盆记》“昏昏沉沉倒卧土台。”等等。

  随着它的旋律,尽可能做到字叠音同。例如:《珠帘寨》李克用唱的“哗喇喇”,由低往高,节节高,字音正。《别窑》中的“夫妻们双双、、、”,两个阴平都唱正了。

  如果唱词落在句脚方面,前一个字可变调,第二个字落在正调上。

  例如:《群英会》黄盖唱:“虽然是年纪迈,我的忠心耿耿。” 第一个“耿”变调唱为阴平声“庚”,第二个唱为上声“耿”字。

  《审头刺汤》陆炳唱:“汤勤下堂喜洋洋。”第一个“洋”字唱“央”,第二个唱“洋”。

  6)滑与挑

  逢上(声)可滑。上声字丰富多彩,用滑音非常动听。说上声滑音有尺度,就是说滑得要短、要巧才好听。

  例如:《武家坡》“他在那西凉路上受了苦刑”的“苦”字;《搜孤》“手执皮鞭将你打”的“打”字:《牧虎关》“行走犹如那风摆柳”的“柳”字:《铡美案》“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的“府”字;《骂殿》“哪一个大胆的敢坐金龙”的“敢”字和《哭灵牌》“过五关,斩六将”的“斩”字,用滑音都很生动。

  如遇两个上声字,可滑一个。

  例如:《捉放曹》“马行在夹道内我难以回马”,第一个“马”字滑,第二个“马”字拖腔。《空城计》“诸葛亮在敌楼把驾等,等侯了司马到此谈呢谈谈心。”第一个“等”字不滑,第二个滑。“我也曾差人去打听,打听得司马领兵,、、”第一个“打”不滑,第二个“打”要滑。

  念白中上声滑音的地方很多。

  例如:《空城计》“好个大胆的马谡哇”,“只恐西城难保”,其中的“胆”字与“保”字滑,《捉放曹》“那时再动手也还不迟呀”的“手”字滑。

  还有许多,如:“领旨”、“去者”、“与我打”、“如何是好”等等。

  逢去(声)可挑。

  去声字,为仄声。第一句(上句)为仄声,第二句(下句)为平声。京剧的口诀“去声分明哀远道”,是说去声的旋律系上扬,去声的尾音往上拖长。

  例如:《乌盆计》“家住在南阳城关外”的“外”字;《定军山》“说甚么军家无有常胜”的“胜”字;《武家坡》“这大嫂传话太也迟慢”的“慢”字;《状元谱》“张公道三十五六子有靠”的“靠”字;《打渔杀家》“昨夜晚吃酒:醉和衣而卧”的“卧””字;《沙家浜》“风声紧,雨意浓,天低云暗”的“暗”字;《双狮图》“他父是英雄儿是好汉”的“汉”字;《捉放曹》“听他言,吓得我心惊胆怕”的“怕”字,以上的字都往上挑。

责任编辑:刘梦蝶
(共0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发表评论
用户名: 匿名
验证码: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总共有0条记录,当前页1/0页    上一页  下一页   
郑州网警郑公备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