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艺术

戏曲文化|戏曲百科|梨园知识|剧本交流|学习戏曲|梨园轶事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戏曲艺术>梨园轶事>傲雪一枝梅——阎立品

傲雪一枝梅——阎立品

时间:2013-11-04 来源:河南戏曲网 点击:140 我要评论(879) 字号:小 中 大
《傲雪一枝梅——阎立品》作者未知,转载于新浪博客,文章曾发表于《教育时报》2008年1月25日“文化版”。
  “学艺先立艺德,立艺德先立人品”是表演艺术家阎立品的从艺观,也是她教学育人的准则,更是她为人处事的标准。屈指算来她离开我们已经整整十年了,为怀念这位卓越的豫剧大师,笔者于2007年2月26日骑单车跨滚滚黄河,越茫茫原野,经过6个小时的奔波,终于来到了位于封丘县荆隆宫乡仝蔡寨村后面的阎立品墓前,墓碑庄严肃穆,四周麦苗青青。看见笔者的到来,正在田里忙着浇麦子、施肥的老支书仝百顺(左一)、村长仝百义(左二)和许多村民放下手中的活,主动当起了义务讲解员,大家用各自的语言方式表达着自己对阎立品的崇敬和缅怀,笔者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阎立品生前为河南省豫剧二团的国家一级演员,豫剧阎派唱腔的创始人,代表作有:《秦雪梅》、《盘夫索夫》、《藏舟》等剧目。她1922年生于河南省封丘县的这个土地贫瘠的小村庄,原名阎桂荣,她出身贫寒,父亲是著名的豫剧男旦演员。她从小受良好的艺术熏陶,九岁入戏班学戏,师从于杨金玉、马双枝夫妇门下,“清清白白做人,端端正正演戏”是老师的教诲,三年出师,初次登台演出《打金枝》,因个头小巧、扮相俊俏、奶腔优美动听初享盛名,有“小闺女”的昵称。新中国成立后,在传统名剧《秦雪梅》,在这部戏中,她以豫剧祥符调为基础,取百家之长,根据自己的嗓音特点设计声腔技巧,以其委婉清丽、脆韧相间、犹如晨曦中晶莹剔透露珠般的甜润唱腔,勾勒出了她独特的“闺门旦”表演艺术的瑰丽色彩,形成了精致、含蓄、细腻、典雅的阎派风格。
  曾经当过教师的老村长说“1937年,日本鬼子入侵中原,到处烧杀掠抢,深受爱国主义思想教育的阎桂荣,不甘当亡国奴,立志不给侵略者、汉奸走狗演戏,在母亲的保护下,她逃到穷乡僻壤的农村。为了遮人耳目,索性把一头长长的秀发剪掉,剃成光头,身着农村男娃的土布衣裤,以明己志,她一身正气,坚守民族气节,并改名‘阎立品’。这在当时对一个柔弱‘女戏子’来说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啊!无论和谁搭班儿,无论到什么地方演出,她都有自己的先决条件:不唱堂会、不为富豪官邸演唱,为拒吃财主宴请,她还对外宣布‘吃素’,她‘不为五斗米折腰’的个性在感染着后人。”
  生活中的阎立品生性耿直,洁身自好,了解她的人称她为“玉观音”,豫剧皇后陈素真称赞她为“一尘不染的莲花”,笔者觉得她更具有“傲雪一枝梅”的品格。在教学方面,对青年演员从来是“化做春泥更护花”,她专心传艺,毫无保留,用毕生的精力给大家留下了许多艺术作品和珍贵资料,也为后人留下了一个艺术人生的大家风范。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阎立品了解观众、尊重观众、服务观众,她把真、善、美的艺术献给了观众,到部队、学校、厂矿、医院病房,到农村的田间地头……”
  晚年的阎立品身体欠佳,90年代初患了癌症,长期住院,病魔缠身的老人依然念念不忘民族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她还想为社会和家乡做点什么,可已经力不从心了。1996年春,阎立品在住院期间,笔者在郭健民(阎立品高徒张梅贞的丈夫,省豫剧三团的著名演员,代表作有:《倔公公与犟媳妇》、《儿大不由爹》、《打铜锣》等)老师的引见下到医院看望过老人一面,当时老人的病情已经很重了,虚弱的身体、飘垂的白发,已找不到当年“秦雪梅”那纯情少女的影子。见到笔者的到来,老人还是打起了精神,笑容满面,示意我坐在她的床头,“等我病好了再给大家唱。”“谢谢你来看我。”是她多次重复的几句话,笔者实在不忍心打扰老人家。回到郭老师家里,他给我讲了阎大师的很多动人事迹。十年过去了,老人的音容笑貌至今我仍记忆犹新,和大师那唯一一次不到二十分钟的会面成了我永远的怀念。当年老人的病情恶化,8月11日病逝于封丘老家,享年75岁,阎立品虽然终生孑然一身,老来独吟孤寂,却对晚境毫无忧怨,她的遗愿是回到家乡,永远陪伴曾经和自己相依为命的母亲。
  老支书抚摸着墓碑,“阎立品老人的后事是我一手操办的,她去世时正是雨季,墓地一片汪洋,送葬的乡亲们筑起了人墙,轮流跳下去,把水一盆盆一桶桶地向外端,泪水、汗水、雨水交织在一起,为大师营造一个远行的归宿。‘大师一路走好!’‘亲人哪,走稳了!’是乡亲们和她的学生给她的最后告别语。”听着乡亲们的话,我又一次受到了震撼,视线早已模糊,眼前仿佛呈现出了一幅惊天地、泣鬼神的悲壮画面。
  一位大妈用衣襟沾了沾眼角的泪:“严大姐的死感动得老天爷大哭了几天,多好的人呐,苍天也舍不得叫她走啊。”老人的话虽有迷信色彩,但足以表明她对阎立品的爱是至深的。
  笔者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用古老的方式为大师点纸、鞠躬来表达自己的哀思,其实此时此地我用什么样的方式来祭奠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都不为过。老支书指着墓碑上的字动情地说:“阎立品一辈子清贫,都源于她的名字,虽然没有留给后人多少物质财富,但‘人品立天地,艺德存人间’是后人对她的褒奖,也是她留给我们家乡人的一大笔精神财富,这财富够我们终身享用。”
  一代宗师永远地走了,但阎立品这个砥砺自己一生的名字和她的《秦雪梅》却永远铭刻在了观众的心里,也为我们教育后代留下了一本活教材,她是封丘家乡的骄傲,也是我们河南的骄傲!“傲雪一枝梅”永远香飘千家万户!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共0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发表评论
用户名: 匿名
验证码: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总共有0条记录,当前页1/0页    上一页  下一页   
郑州网警郑公备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