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艺术

戏曲文化|戏曲百科|梨园知识|剧本交流|学习戏曲|梨园轶事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戏曲艺术>剧本交流>豫剧电影《憨憨公子扳倒爹》赏评 情与理的强烈碰撞

豫剧电影《憨憨公子扳倒爹》赏评 情与理的强烈碰撞

时间:2013-12-23 来源:光明日报 点击:97 我要评论(879) 字号:小 中 大

  由河南省鹤壁市豫剧团拍摄的豫剧电影《憨憨公子扳倒爹》叙述了一个关于父子亲情之间反贪打黑的故事,是一部主题立意鲜明且极具现实教育意义的豫剧丑角电影片。影片以幽默讽刺的豫剧丑角戏风格,塑造了一个虽生于知府之家却不贪图荣华富贵,一向行侠仗义、正直善良、敢于坚持大义的人物形象。本剧的编剧是中国戏曲学院近80岁高龄的老教授贯涌先生,导演是长春电影制片厂国家一级摄影师于长江,主演是河南省鹤壁市豫剧团团长、第十七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国家一级演员、豫剧名丑“金不换”。

  这部影片从父子亲情、反贪打黑的视角来结构故事、展开冲突,深刻揭示了洛阳知府张择欣贪污、劫财、杀人灭口、诬良为盗的内心动机,成功塑造了一个生长在官宦家庭、以侠义为怀、人性善美的憨憨公子形象。在一次庙会上,憨公子张守义意外地卷入了一场抓捕“杀人逃犯”的事件之中。他抓到了“凶犯”沈士杰却在审讯中得知自己的父亲张择欣才是真正的抢劫杀人主谋,他决心为沈士杰洗清冤屈……可是,当得知父亲作案的真实动机不是为了自己享受,而是要为他这个儿子疏通关节,谋取官职、使儿子生活无忧时。这种以父子亲情为基点的戏剧冲突不仅增加了故事的内在张力,而且使张择欣的贪腐动机有了更深邃的人性内涵,使憨憨公子揭发老爹的犯罪行为具有了更强大的心理障碍,同时也使影片具有了更强烈的现实意义。当张择欣被捕并即将被押往京城受审时,父子俩泪流满面、亲情难舍的场面是整个影片的情感高潮点。它使观众在感受到父子真情、人间挚爱的同时,也对腐败的危害性有了更加清醒的认识。

  豫剧名丑“金不换”是“牛派”创始人、豫剧名家“牛得草”的亲传弟子。他戏曲功底扎实、唱念俱佳,表演风格风趣幽默、谐而不俗。在这部影片中,他充分发挥豫剧丑角的特长,成功刻画了一个性格憨但人性美的憨憨公子形象。“金不换”充分利用戏曲的程式动作来表现片中张守义独特的性格和行为,同时他还根据这部影片写实的美学追求,创造性地将戏曲程式动作向生活动作靠拢,运用程式而不拘于程式,使程式动作生活化、使生活动作诗意化,在保留戏曲程式动作的基础上,细腻、优美、传神地表现了憨憨公子独特的性格逻辑和丰富的内心世界。

  《憨憨公子扳倒爹》是一部电影化的戏曲故事片,它与戏曲舞台纪录片、戏曲艺术片的不同之处在于:编导的创作思维、场景安排、镜头处理、叙事方法等等都是遵循电影艺术的规律和逻辑进行的。在创作方法上,这部影片突破了以往戏曲舞台原本的结构框架和戏曲舞台演出的局限,根据情节发展的需要,使戏剧环境在张府、裴府、庙会、公堂、街头、监牢、长亭、法场、青山绿水间自由转化,使电影艺术的特长得到了充分的发挥。

  影片深入探索并着力解决戏曲表演的虚拟性与电影景物的写实性这对矛盾,精心设计了张府的砖墙、门楼、对联和“青白传家”的家训,刻意安排了监狱会客室中手持宝剑的人物画像、裴府中的桃花、清秀山水、慈祥大佛等,这些既是故事发生的具体环境,更是导演表现主题立意的表意之象。通过将景物与叙事,抒情与表意的结合,导演让没有生命的景物具有了生命,使现实生活的环境成为了无声的“景语”,达到了物境、情境、意境三者的统一,极大地深化和升华了影片的主题立意。(作者为中国戏曲学院导演系主任)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共0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发表评论
用户名: 匿名
验证码: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总共有0条记录,当前页1/0页    上一页  下一页   
郑州网警郑公备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