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新闻

梨园聚焦|经典文萃|戏曲杂谈|梨园赏评|梨园专题|名家访谈|台前幕后|影视娱乐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梨园新闻>梨园聚焦>“立身不使白玉玷,品高当与青云齐”

“立身不使白玉玷,品高当与青云齐”

时间:2014-03-19 来源:河南戏曲网 点击:39 我要评论(879) 字号:小 中 大

  1938年春,太康沦陷, 阎彩云、阎立品立志不给日寇、汉奸唱戏,遂离开县城,躲到偏僻的乡村。阎立品索性剪掉一头秀发,把娇艳秀美的女儿身隐藏在土布男装之中。

  也正是这身男装,使阎立品逃过了一次次危难。

  有一天,戏班演出结束后正在下处吃午饭,突然闯来一队日本鬼子,阎立品来不及躲避,只好硬着头皮蹲在地上继续吃饭,食不知味,难以下咽。一个日本兵端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向阎立品走去,全戏班的人都被吓懵了,人人屏住呼吸,阎立品的心怦怦乱跳,脸煞白煞白。

  所幸的是,那个日本兵绕着阎立品转了一圈,傻笑几声,就扛起枪离开了。

  受了这一惊吓,阎立品再也不敢在沦陷区呆下去了。1938年底,阎立品离开父亲,渡过自1938年扒开花园口改道南流的黄河,走出敌占区,来到扶沟县,在四街班搭班。

  阎立品虽然爱看戏、爱唱戏,但在她的内心深处,对“戏子”这个身份并不认同,对旧戏班里的一些丑陋现象尤其厌恶。因为怕被人瞧不起,她虽然正值青春妙龄,却深居简出,除了在舞台上之外,很少出现在观众的视线之中,更不用说吃酒席、唱堂会了。天长日久,阎立品就给人有点“孤僻”、“执拗”的印象。

  但也正是这深居简出、离群索居的生活,使阎立品有时间识字读书,使她成为旧时代的演员中少有的能读书为文者。文化品位的提高,使阎立品演出水平不断攀升,越来越受到观众的青睐。1939年秋,阎立品离开扶沟到许昌时,当地士绅赠送给她一块上书“品清艺精”的匾额。

  在许昌,阎立品作为主演搭进一道辙戏班,第一次使用她的学名“阎立品”。

  虽然当上了主演,但阎立品仍然学艺不止。戏班里有一位从开封来的老艺人,会戏很多,阎立品向他学习了《大祭桩》、《洛阳桥》、《香囊记》等。在《香囊记》中,阎立品饰演周凤莲,把学自父亲阎彩云的“坐轿”技艺施展出来,起轿三起三落,然后从始至终是坐姿舞蹈,随着欢快的节奏,做出许多优美、流畅的动作,赢得观众阵阵掌声。

  从1939年秋到1943年春,阎立品在许昌、漯河两地穿梭演出,从一个娇巧玲珑的“小闺女”,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在那个年代,有很多年轻女演员都成为权贵的玩物和交际场所的牺牲品,阎立品视权贵为无物,看金钱如粪土,对盛行的“捧角”之风深恶痛绝,庄严地说:“我宁为贞洁苦,不为污浊名。千两金,万两银,我也不能出卖人格。”不但削发明志,而且还宣布“戒荤”,不管是什么司令还是什么专员的宴请,一概拒绝,决不向权势和邪恶势力低头,表现出一个正直艺人的铮铮铁骨。

  阎立品在艺术上也是严格要求自己,不随波逐流,不苟同低级庸俗的审美趣味,净化演出剧目,“粉戏”不演,脏词不唱,伤风败俗的动作不做,不为一时的“红火”而丧失自己的气节。同时,阎立品还虚心向当地的文人雅士讨教,文化修养日渐丰厚,在诠释和演绎作品方面,有很大程度的提高。

  阎立品这种“学艺先学艺德,立艺先立人品”的做法,赢得了广大观众的尊敬,每走过一处,往往都有人送旗送匾,赞扬她“立身不使白玉玷,品高当与青云齐”。(来源 樊城《豫剧春秋》第二十四章)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共0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发表评论
用户名: 匿名
验证码: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总共有0条记录,当前页1/0页    上一页  下一页   
郑州网警郑公备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