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新闻

梨园聚焦|经典文萃|戏曲杂谈|梨园赏评|梨园专题|名家访谈|台前幕后|影视娱乐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梨园新闻>梨园聚焦>加快推进国有文艺院团改革

加快推进国有文艺院团改革

时间:2013-12-16 来源:河南日报 点击:86 我要评论(879) 字号:小 中 大

  (2012年6月14日)

  李长春

  舞台艺术和其他文艺形式一样,必须植根于观众、植根于市场。任何一种院团体制,如果将舞台艺术与观众和市场隔离开来,不管当初的出发点多么好,结果都必然会事与愿违、走向反面。

  关于文化体制改革问题,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等中央文件讲得已经很清楚了。国有文艺院团改革既是整个文化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有其特殊性,所以在文化体制改革的整体推进中,我们采取了先易后难的办法,让出版发行领域的改革走在前面,后期再加大对院团改革的力度。而且,在面上改革之前,已经进行了大量试点,在形成经验、典型引路的基础上,院团改革才与文化领域的其他改革一起全面推开。我想讲三个问题。

  第一,为什么我们要推进国有文艺院团改革?从根本上说,这是文艺创作生产和繁荣发展内在规律的要求。这个规律就是,舞台艺术和其他文艺形式一样,必须植根于观众、植根于市场。符合艺术规律,就是必须把艺术与人民群众结合起来。人民群众是艺术创作的源泉,是艺术的享有者,也是艺术的最终评判者,如果艺术与观众隔断了,也就没有生命力了。

  市场规律也是这样,一场演出值多少钱不是由政府确定的,也不是物价部门规定的,而是要看观众能舍得掏多少钱来买你的票。任何一种院团体制,如果将舞台艺术与观众和市场隔离开来,违背艺术规律和市场规律,不管当初的出发点多么好,结果都必然会事与愿违、走向反面。历史上,河南长期是戏曲大省,但这个戏曲大

  省是怎么来的呢?就是来自同观众和市场的紧密结合。从宋代开始,社会分工催生了产业分化,戏曲开始进入市场。此后一千多年中,戏曲艺术在与市场结合、与观众互动、名角互唱对台戏的过程中,产生了丰富多彩的种类和流派。这些流派的形成,既不是行政任命的,也不是官方组织人在书斋里设计出来的,而是院团在

  开拓市场、争取观众、相互竞争中不断推陈出新的结果,是群众认可的、群众任命的。这样的发展过程,既揭示了院团兴旺发达的规律,也体现了戏曲繁荣发展的规律。当年,常香玉的“香玉剧社”闯遍了大江南北,在闯市场中大大地发展了豫剧艺术,创造了常派,剧团经营活力四射,用自己的收入向志愿军捐献了一架战斗机,是

  戏曲和市场结合的典范。

  我们的国粹京剧的发展也是这样。徽班进京二百多年,先后形成了很多流派,包括我们都熟悉的梅派、程派、马派等。这些特色鲜明、各有千秋的戏曲流派,都不是人为指定或主观设计出来的,而是各个名角领着戏班子积极开发市场、与观众互动闯出来的,靠名角之间唱

  对台戏唱出来的。但近几十年来,不但再没有开创出新的京剧流派,反而呈现出后继乏人、难以为继的局面,能勉强把传统流派继承下来就不错了,这种尴尬局面,根子就在于把舞台艺术和观众、市场割裂开来的体制。千百年来戏曲艺术发展的实践反复证明,不管人们的主观愿望多么美好,一旦违背与观众互动、与市场结合的艺术创作生产规律,人为地割裂院团与观众、与市场之间的联系,戏曲艺术的发展就没有出路,这也是传统体制下一些文艺院团不断萎缩的根本原因所在。有的同志曾生动地用一种“猫论”来说明这一现象:猫的天性本来是抓老鼠,可是主人好心,总是拿鱼喂它,本意是鼓励它更好地抓老鼠,可是后来猫认为享受主人喂的鱼才是理所当然的,长期下去,最后就根本不会抓老鼠了。各种戏曲本来是与观众和市场有天然联系的,但人为地把院团“养”起来,进而行政化,长此以往,最后院团也就根本不会去争取观众、开拓市场了。由于长期游离于市场之外,因此也就被市场边缘化了,(下转第四版)

  (上接第一版)或者说是被市场“炒鱿鱼”了,失去了生机活力,一方面民营院团生机勃勃,一方面国有院团找不到市场。

  新中国成立后,我们文艺院团的来源主要有三个部分:一部分是党在革命时期创办的带有战地文工团性质的文艺单位,这在当时是我们党团结人民、战胜敌人的有力武器。一部分是20世纪50年代在对民族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过程中,与各类民营企业国营化的情况相似,原来的民营院团也被“一刀切”地都归大堆,收归为国有了,如北京就把所有的民营京剧院团合并,成立了北京第一、第二、第三这样三个国有的京剧团,当时因为人多安排不下,有些名角还被“划拨”到了陕西等地方国有院团。这种体制实行之初,老一代文艺工作者通过新旧社会对比,亲身感受到了党的重视和关怀,用他们焕发出的极大政治热情掩盖了体制的弊端,文艺事业曾经出现过繁荣的景象,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代一代新人没有老一代艺术家新旧社会对比的经历,政治热情难免淡化,“大锅饭”、“铁饭碗”的体制弊端日益凸显,有本事的人出去“走穴”,没本事的嗷嗷待哺,院团破破烂烂,越来越失去了生机活力。排演节目也是为了完成上级的演出任务或者参加评奖,结果,“政府是投资主体,领导是基本观众,评奖是主要目的,仓库是最终归宿”成了国有院团生存状态的生动写照。还有一部分,是各级党政部门按照传统模式创办的文艺院团,不是合格的市场主体,到“文化大革命”时被推向了极端,成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治工具,全国只有八个“样板戏”,这些国有院团还由初期的企业性质又变成了事业单位,实际上是各级党委和政府的附属物,强化了其官化、行政化色彩。由上面三部分组成的国有文艺院团体制,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越来越不能适应形势的发展变化。党的十六大报告鲜明地指出:“我们党历经革命、建设和改革,已经从领导人民为夺取全国政权而奋斗的党,成为领导人民掌握全国政权并长期执政的党;已经从受到外部封锁和实行计划经济条件下领导国家建设的党,成为对外开放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领导国家建设的党。”

  十六大报告对党的历史方位转变所作的科学判断,对文化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作为党的领导的重要组成部分,党对文化工作的领导也必须适应这两个转变,作出相应的调整,面临着如何从办文化转向从更高的层次上领导文化的问题。要努力探索富有生机活力的体制机制,探索如何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多层次、多方面的文化需求的途径,探索改进和加强党对文化工作的领导,这既是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的重要方面,也是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的必要性。总体来看,传统的国有文艺院团体制存在的突出问题,集中体现为“五个不相适应”:一是与日益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不相适应。改革开放以来,随着计划经济体制逐步转变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日益得到发挥,极大地提高了资源配置、投入产出的效率。经济基础发生了变化,必然要求上层建筑与之相适应,否则就会束缚生产力的发展。在这种大趋势下,文化建设也必须适应经济体制的改革,文艺院团等经营性文化单位如果不进入市场,就没有出路。二是与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不相适应。目前,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已经达到5400美元,城乡居民家庭的恩格尔系数都已经降到0.4以下,人民精神文化需求呈“井喷”之势。而我们的文化产品无论是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还不能很好地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文化领域已成为我国少数几个总供给不能满足总需求的领域之一。面对日益扩大的文化市场,如果国有主渠道不去占领,其他各种渠道就会趁虚而入,腐朽落后文化也会沉渣泛起。三是与对外开放不断扩大的新形势不相适应。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我们面临国际文化交流、交锋,竞争更加激烈,如果国有院团仍然游离于市场之外,远离观众,不仅走不出去,就连国内市场也守不住,最后国家的文化安全就会直接受到威胁。四是与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的要求不相适应。我们国家是有着五千多年历史的文明古国,拥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丰富的文化资源,但是由于我们长期没有把资源

  转化成现实的文化生产力,文化贸易总体上处于“西强我弱”的局面。当今世界,美国电影产量只占全球的8%,却占据了全球观看电影总时间的80%,而我国的电影却进入不了美国院线。我们的文艺院团到国外演出,也难以打开商业演出的渠道。我国文化产业在世界上的地位,与我国经济总量世界第二的经济实力很不相称,与我国五千多年文明古国的地位很不相称,根本原因就是,在传统体制下我们的文化资源无法转化为国际影响力和竞争力。五是与现代传播技术的迅猛发展不相适应。数字技术、网络技术的迅猛发展和广泛应用,极大增强了文化的创造力、传播力和感染力。但是在传统体制下,国有的、事业性质的文化单位对新技术很不敏感,对科技创新和开发运用缺乏动力和积极性,难以把现代传播技术转化为新的文化创造力,从而也就难以同发达国家文化产业迅猛发展的势头相抗衡。

  从宏观上看文化建设,任何文化都是“魂”和“体”的有机统一,“魂”就是文化的精神价值,“体”就是承载精神价值的物质基础、艺术形式和传播形态。在文化体制改革的总体设计上,我们把文化建设分为公益性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两大类,坚持两手抓、两加强。近年来,公益性文化事业单位的改革发展进展顺利,覆盖城乡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正在加快构建,人民基本文化权益得到了更好的保障。同时,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文化产业也越来越成为文化最重要的“体”。而要发展文化产业,就必须重塑市场主体、培育文化企业,因为企业是市场的微观主体,只有企业才是与市场接轨的,事业单位是无法与市场接轨的,两者的价值观念不一样,和市场的关系不一样,核算办法不一样,人事制度不一样,分配办法不一样,事业单位体制与文化产品的生产经营规律相悖,因此,国有经营性文化单位必须从事业单位转制为企业。在改革过程中,只有少数体现国家水准、民族特色的院团可以保留事业性质,什么算国家水准、什么是民族特色,都是有明确标准和界定的。除此之外,该进入市场的都要进入市场,而不是笼统地说,三分之二改、三分之一不改,因为那样谁属于三分之二

  的范围,谁又是三分之一里边的,很难说清楚。总之,现在我们推进文艺院团改革,从根本上说,就是要回归艺术发展的规律,回归自宋代以来千余年社会分工分业催生出戏曲产业的发展规律的本来状况。

  第二,推进文艺院团改革需要澄清的一些模糊认识。首先,改革不是甩包袱,不是为财政省两个钱,根本问题是要培育合格的市场主体。文化领域也要体现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要求,因此必须推动国有院团进入市场。正因为如此,我们对改革到位的院团,原有的经费不但不减,而且还要“扶上马,送一程”,当然钱要从过去用于养人转变成干事、支持创新发展,在政府采购节目、提供排演场地等方面给予支持。其次,有人说,几个院团我们能养得起,为什么还要推向市场呢?这不是养得起养不起的问题,而是因为只要文艺院团还是各级党委和政府的附属物,就没有活力,就无法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上立足,演艺业就无法发展,文化市场的主渠道就缺位。出路只有一个,就是必须把它们从党委和政府的附属物转变为相对独立、依法经营的市场主体,只有成为面向观众、面向市场的生产经营者,才能不仅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而且能够走向世界,在竞争激烈的国内外演艺舞台上与高手相比拼。再次,还有同志至今认为,事业体制才是对戏曲最好的保护,转企改制就是让院团自生自灭。事实恰恰相反,实行事业单位体制,表面上好像是把院团养起来了,实际上由于把院团同观众和市场割裂开了,结果不面向市场、没有与广大观众的互动,反而扼杀了院团的生机活力。单靠政府“保护”,不仅现有的艺术流派很难传承下去,想创新和发扬光大更是根本不可能。根本的原因就在于,传统的事业体制不符合艺术发展规律,极端地说,如果自宋代开始就实行了院团的事业单位体制,那很可能今天就没有中国的戏曲了。不进入市场,不“去行政化”,不管我们的主观愿望如何善良,结果也只能是进博物馆的结局。至于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的,我们要制定和落实保护的政

  策。这与形成面向市场的体制并不矛盾,除了确实不具备进入市场条件的,凡有条件进入市场的要进入市场,并享受相关的政府扶持政策。所以,2004年在研究文化体制改革试点方案时,胡锦涛总书记曾对我说,这种(事业单位)体制问题一定要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解决,不能再传给下一代了,不外乎是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

  第三,关于加快贯彻落实文化体制改革任务的问题。胡锦涛总书记在十七届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二次集体学习时的重要讲话中强调,要进一步加快文化体制机制改革创新,加快构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加快发展文化产业,加强对文化产品创作生产的引导。这“三加快”、“一加强”,就是要构建充满活力、富有效率、更加开放、有利于文化繁荣发展的体制机制,推动文化建设又好又快发展,使“十二五”时期成为我国文化建设的加速发展期,为推动我国从文化资源大国向文化强国迈进奠定坚实基础。为了贯彻胡锦涛总书记的重要讲话精神,中宣部又提出了加大力度、加快进度、巩固提高、重点突破、全面推进的要求。现在要重点突破国有文艺院团的转企改制。在加快国有文艺院团转企改制步伐的同时,也要积极鼓励民营院团发展,现在各地出现了一批名角下海领办的民营文艺院团,很有活力,如著名舞蹈家杨丽萍领办的云南杨丽萍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著名越剧演员萧雅领办的上海萧雅越剧团,著名晋剧演员胡嫦娥领办的山西嫦娥文化艺术公司,著名豫剧演员王红丽领办的河南小皇后豫剧团,著名京剧演员刘荣升领办的天津刘荣升京剧团。要大力支持,加快发展,现在民营院团不是多了,而是还很不够。要采取切实措施,在评定职称、申报项目、表彰奖励等方面对国有文艺院团和民营院团一视同仁,鼓励更多名角下海在民营剧团中领办领演,使国有和民营文艺院团在开拓市场赢得观众的过程中你追我赶、奋勇争先,在文艺院团改革发展方面充分体现“两个毫不动摇”。当然,对于转企改制到位的国有文艺院团保持原有经费不变,民营院团就不要攀比了,但评定职称、申报项目、表彰奖励这三个“一视同仁”

  一定要落实。对于国有文艺院团转企改制到位的,还要落实其他支持措施,如帮助建设排演场地,省级的中央部门要配套支持,市级的省里要配套支持,县级的市里要配套支持。同时,国有文艺院团改革也可以和改组相结合,也鼓励民营资本参与国有文艺院团改革,不一定都是国有控股,也可以民营控股,这方面中国木偶剧院的改革就是一个成功的范例,现在民营资本占51%,结果实现了演出场次、院团收入、演员收入的同步大幅增长。当然,如果大家一时接受不了民营资本控股,国有控股也行,全员持股也行,搞让名角和主角购买部分股份,让有特殊贡献的拥有干股的股份合作制也行,前提是尊重群众意愿。只要改革到位,不论采取哪种形式,原来的经费支持都保持不变。

  总之,河南在文化体制改革的其他方面都做得不错,出版发行、电影制作发行放映、电视剧制作、有线电视网络整合等领域的改革都已基本完成,有的还走在了全国的前面。河南是我工作多年的地方,所以,从我的心情来讲,我热切盼望河南的国有文艺院团改革也能迅速跟上,甚至后来居上。

  (这是李长春同志在河南省考察调研时就加快文化体制改革问题的谈话)

  注释

  〔1〕梅派,是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创立的旦行流派。

  〔2〕程派,是京剧艺术大师程砚秋创立的旦行流派。

  〔3〕马派,是京剧艺术大师马连良创立的老生流派。

  〔4〕河南小皇后豫剧团,是1993年创办的民营戏曲表演团体。建团以来,长期扎根基层,服务农村,年平均演出400场以上,足迹遍及豫、鲁、皖、苏、冀、晋、鄂等省的村镇工矿及中国台湾、中国香港、澳大利亚。创作排演了《铡刀下的红梅》、《风雨行宫》等一批常演不衰的优秀剧目。

  〔5〕“两个毫不动摇”,即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的“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共0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发表评论
用户名: 匿名
验证码: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总共有0条记录,当前页1/0页    上一页  下一页   
郑州网警郑公备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