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新闻

梨园聚焦|经典文萃|戏曲杂谈|梨园赏评|梨园专题|名家访谈|台前幕后|影视娱乐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梨园新闻>经典文萃>豫剧《香魂女》十年磨砺出精品 书写民族心灵史

豫剧《香魂女》十年磨砺出精品 书写民族心灵史

时间:2013-09-30 来源:河南戏曲网 点击:393 我要评论(879) 字号:小 中 大

  编者按两代女性凄美命运的诠释、两颗心灵如泣如歌的倾诉,深刻的人性主题,诗化的舞台意境,成就了一出经典的豫剧《香魂女》。近日,2008~2009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揭晓,由省文化厅组织推荐、省豫剧三团排演的大型现代豫剧《香魂女》入选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这是我省连续5年在这一全国重大文艺赛事评选中夺得大奖,成为全国唯一的“五连中”。这一成绩的取得,进一步提升了河南省舞台艺术在全国的影响力和竞争力,奠定了河南文艺在全国的领先地位,也为中原经济区建设营造了良好的文化氛围。

  现代豫剧《香魂女》2000年被搬上舞台,汪荃珍、杨红霞担任主演,姚金成任编剧,李利宏任导演,作曲由朱超伦、耿玉卿、李仲党、汤其河、安之语、赵国安担当,苗培如担任舞美设计。该剧通过两代女性不幸的爱情婚姻故事,着重探讨了在大的历史背景下的个体生命存在,引发人们对现实、对社会、对人生的深沉思考。该剧在舞美设计、音乐和唱腔上都进行了大胆尝试。2000年在第六届中国艺术节上,《香魂女》获得最高奖“艺术节大奖”,填补了河南戏曲无全国性大奖的空白。其后,省豫剧三团不断对其进行加工、提高。如今,豫剧《香魂女》已演出400多场,足迹遍布河南城乡以及河北、安徽、山西、陕西、山东、江苏、四川、云南、海南等10多个省份,深受广大戏迷喜爱。

  《香魂女》剧情

  该剧改编自周大新的中篇小说《香魂塘畔的香油坊》,讲述变革年代里两代女人命运和心灵冲突嬗变的故事。童养媳出身的香嫂在改革开放春风的吹拂下靠着钧窑技术成为当地的首富。丈夫是赌鬼,儿子弱智并患有癫痫。她爱子心切,花两万元娶来了镇上拔尖的姑娘环环。香嫂忍辱负重,维护自己“贤妻良母好婆婆”的形象,但她20多年同命相托、苦苦相恋的却是钧窑坊的帮工任实忠。这份苦涩的恋情既是她事业、人生的重要支撑,又是她生活现状的潜伏危机。一个意外的时刻,秘密被发现,婆媳惊愕相对,情人远走他乡。“人去窑败”的痛苦,使两代女人在改变命运的反思与追寻中升华出夺目的人性光辉。

  该剧汇集了河南省豫剧三团优秀的演员,团长汪荃珍出演香嫂,她是中国戏曲学院研究生,梅花奖获得者;任实忠和环环的扮演者孟祥礼和杨红霞都是国家一级演员,多次获得国家级大奖,他们三个人的表演生动细腻、配合默契,把人物性格和他们之间微妙的感情刻画得入木三分,精湛的演技和精彩的剧情,赢得了观众阵阵热烈的掌声。

  和其他以写实为主的现代豫剧相比,《香魂女》把生活形式做了诗化的处理,是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的结合体。该剧在艺术上吸收了文学、影视、话剧、舞蹈等艺术门类的表现手法,在传统的戏剧艺术中注入了强烈的现代意识和深刻的思想内涵,创造了一个真实可信的生活化、诗化的艺术氛围。全剧的舞台设置大气、亮丽、舒展,别有一番韵味,尤其是满塘清香四溢的荷花,更具象征意义。此外,剧中还大胆地采用了伴舞的形式,来表现人物的心理状态和活动,表现周围的环境,令人耳目一新。

  姚金成:笔触心灵著华章

  本报记者冻凤秋

  剧作家姚金成是性情中人,他对笔下的角色倾注着丰沛的感情。10年来,他一直追随着“香香们和环环们的脚步”,把充满人文情怀的笔端伸进人物的心灵世界。现代豫剧《香魂女》中,一个个舞台人物形象血肉丰满,打动了观众,也捧回荣誉无数。得知《香魂女》入选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62岁的姚金成说,这是最值得高兴的事,《香魂女》是一部经受住了考验的好戏,我很幸运能参与它的创作。

  书写民族心灵史

  1999年的国庆节,天不时下点小雨,空气湿润清新,姚金成的心也随着雨丝沉静下来,沉到香魂塘边两代女人悲欢歌哭的情感世界。他灵感叩门,思路打开,主要场次的构思和写作几乎一气呵成。初稿完成后送交省文化厅领导审阅,很快被确定为河南戏曲向全国一流水准冲刺的“重点剧目”。姚金成说:“在《香魂女》剧本中,我对周大新原著小说《香魂塘畔的香油坊》中的故事背景和事件进行了改造,将香油坊改造成了钧瓷窑,反复使用一个极富象征意味和审美想象空间的情节——‘窑变’。神窑钧瓷的七彩变幻与香魂塘的婀娜荷叶、清幽月色交互映衬,为两代女人的人生故事营造了一个凄美而富有象征意蕴的舞台空间。”

  姚金成想通过农村妇女的心灵冲突和命运挣扎反映时代变迁。“其实我们的时代也在经历着一个复杂而伟大的‘窑变’过程,我们每一个人的命运和心灵也都处在这个‘窑变’中。在多年的创作中,我最感兴趣的就是我们这个变革中的时代和‘转型’中的人物——尤其是农村妇女的形象。她们的悲欢歌哭往往在最普通的乡村生活场景中演绎着我们民族从‘传统’走向‘现代’的心灵史。《香魂女》反映的是20世纪80年代的中原农村生活,而我的笔追随着香香们和环环们的脚步跨进了新的世纪。”

  河南戏曲焕新颜

  《香魂女》之前,姚金成也写过7部舞台剧,其中不乏得意之作,比如《归来的情哥》、《闯世界的恋人》等,但这些剧都不如《香魂女》名气大。姚金成说:“一部戏剧是一个复杂的工程,需要很多条件、很多力量的参与才能完成。要真正打响一部新剧,除了剧本好外,还需天时、地利、人和。《香魂女》戏运很好,得益于省豫剧三团多年的艺术传统和艺术积淀,更是全省文化界、戏剧界同心协力、集体拼搏的结果。”

  姚金成用“新、深、精”三个字来形容《香魂女》。他说:“河南戏以前给人的印象是通俗、粗浅、火爆,《香魂女》则内容新颖丰富,主题意蕴深刻,舞美简约精致,2000年一亮相第六届中国艺术节,就引起轰动,彻底改变了人们对豫剧的印象。”从那以后,河南戏剧在全国的影响力日渐增强,《程婴救孤》、《铡刀下的红梅》、《常香玉》、《清风亭上》等不断获得国家级大奖,令人刮目相看。“新世纪之初,《香魂女》以大奖为河南戏剧开了个好头,《香魂女》这次入选十大精品剧目,可以说是新世纪河南戏剧前10年的一个完美总结。”姚金成说。

  汪荃珍:香魂悠悠我心知

  □本报记者冻凤秋

  2000年,她带着孤注一掷的心情出演《香魂女》,个性张扬,全情投入。那股勾魂摄魄的劲儿征服了评委,第六届中国艺术节上,现代豫剧《香魂女》一举夺得最高奖艺术节大奖,填补了河南戏曲无全国性大奖的空白;2010年,她对女主角香香有了更深的认识,表演更加丰满到位。身为河南省豫剧三团团长的她扛起重担,关照大局,她带领的团队合作默契,齐心协力,打造出完美的新版《香魂女》。

  日前,该剧入选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这也是我省连续五年在这一全国重大文艺赛事评选中夺得大奖。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汪荃珍说:十年磨一戏,这个大奖可谓实至名归。

  “我就是香嫂,香嫂就是我”

  1998年,省豫剧三团在全省选拔豫剧《香魂女》的女主演。当时,汪荃珍离开豫剧舞台已有6年。面对激烈的竞争,她心无旁骛,用心体验角色。“香嫂身上有我的影子,我们骨子里都很倔强,我也曾在社会上打拼,经历艰辛的创业过程,我能读懂她灵魂深处的苦痛和热爱。”她最终以精湛、细腻的表演获得导演和专家的认可。《香魂女》捧得第六届中国艺术节大奖后,她个人又凭借该剧荣获第十九届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

  《香魂女》成就了汪荃珍,汪荃珍则和整个创作团队一起把河南戏曲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10年间,《香魂女》常演常新,深受观众喜爱,很多唱段家喻户晓,广为流传。“每次演出,如果我没有清唱《香魂女》,观众不会让我下台。”汪荃珍说,戏迷们也总是把她的名字和《香魂女》联系在一起。而她每一次演《香魂女》都有不同的感受,“我现在的演出和初期的演出自我感觉大不相同,以前需要用理性控制自己,弄不好就会出戏。现在,只要穿上香嫂的服装,我就进入了角色,在演出中物我两忘,我就是香嫂,香嫂就是我,我自然而然地生活在舞台上。”

  “演得很过瘾,结局很完美”

  2007年,汪荃珍当上省豫剧三团团长。面对这个以演出现代戏而闻名全国的红旗团、明星团,汪荃珍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她坚持推新人、出精品。2008年,为迎接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的检验,汪荃珍带领省豫剧三团演员复拍《香魂女》。汪荃珍说,自《香魂女》诞生起,较大幅度的修改加工就有七八次,小的改动不计其数。“这次,我们从人物形象、情节结构、音乐唱腔、舞美设计等对《香魂女》进行全方位打磨提炼,一句唱词,甚至一个字,我们都反复琢磨,精益求精,让《香魂女》的形式内容更加完美统一,体现出深刻的人性挣扎和鲜活的时代感。”

  2010年盛夏,省豫剧三团的演职人员冒着酷暑在租借的场地录制《香魂女》。汪荃珍动情地回忆说:“三天两夜的时间,所有人连轴转,一遍又一遍地录制。我和饰演环环的演员杨红霞因为跪得时间长,膝盖都被磨破了;年过半百的男主演孟祥礼为表演好跳窗户的动作,连跳了10来次,腿都不听使唤了;扮演香嫂瘸腿丈夫的演员陈清华因为长时间夹着拐杖,胳肢窝被磨得出血;47岁的演员陈琍珉为了演好香嫂的儿子,带着头套,结果捂出一头痱子。但是没有人埋怨,大家的劲儿拧在一起,拍完后,都大呼演得过瘾。”2011年1月,捧着大奖从北京归来的汪荃珍站在大家面前,眼泪直流。“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我们所有的付出都得到了回报,结局很完美。”

  “十年磨一戏,用心推精品”

  曾经,汪荃珍觉得自己像个小蜗牛背着大包袱,“过去剧团体制是在编人员发60%的工资,其余靠剧团到市场演出挣。我身为团长压力很大。在这种情况下打造精品剧目很艰难。”汪荃珍说,自从去年卢展工书记到省直文艺院团调研后,大家的精神状态很饱满,有了更强的向心力和凝聚力,“爱心企业对文化事业的捐助让我们很感动。拿到捐助后,我们立刻加大了对新版《香魂女》的投入,服装、道具、舞美简洁而艺术,视觉效果唯美,舞台表演与影视拍摄手法巧妙结合,最后光碟送审,让评委眼前一亮。”

  如今,汪荃珍从内心深处感到了轻松和愉悦,“大家干劲十足,剧团管理更加有效,我们也有更多的时间推精品回报社会了。今后要在剧本选材、艺术生产、培养青年演员三个方面下工夫。”目前,省豫剧三团正在重新排演豫剧《大爱无言》,正月十一到许昌首演。2011年,他们还要完成两台大戏,分别是《兰考往事——焦裕禄》和《马青霞》。汪荃珍说:“省委领导和社会各界给予文艺院团那么多支持和关爱,我们最好的回报就是用心推出更多精品,让百姓高兴,为中原经济区建设做贡献。”⑥2

  李利宏:豫韵飘香美名扬

  《香魂女》之前,导演李利宏还不曾和省级院团合作过。他把执导《香魂女》称作“我的初恋”。为了这种难得的机遇和缘分,他把积累多年的戏曲美学理论和舞台理念充分运用到豫剧现代戏《香魂女》中,其大胆突破在当年曾引发了很多争议,但李利宏始终坚持。10年后,得知《香魂女》再获国家级荣誉,53岁的李利宏很欣慰,“这证明《香魂女》有着长盛不衰的生命力,河南戏可以一直这样美。”

  固本求新化诗境

  1999年,接到执导《香魂女》的任务,李利宏很兴奋。“我很感谢省文化厅领导对我的信任。我自己当时也信心十足。站在跨世纪的门槛上,我想打造一部具有革新意义的戏,改变河南戏曲舞台‘粗、土、苦、俗’的旧面貌。”于是,《香魂女》有了深刻的主题开掘和诗化的格局,以钧瓷“窑变”的神奇、绝妙传递深刻而多元的人文精神;有了在中国戏曲美学把握下的新的写意空间,没有传统的“一桌二椅”,只有象征着香魂塘的荷花布景,舞台干干净净,空灵诗意,给人无穷的想象空间。这些创新在当时引发了不少争议:“该不该美化婚外恋”“香嫂家为什么不放桌子”“香魂塘畔怎么能没有石头”。直到去南京参加第六届中国艺术节前,争议还在持续。但李利宏顶住压力,始终坚持遵循艺术规律,他说:“我不知道能不能获奖,但保证不给河南人丢脸。”

  捧得艺术节最高奖后,李利宏激动不已,一醉方休。当他听到南京文化界的同行感叹“《香魂女》让人销魂”,当身边越来越多的人达成共识,接受这种新的艺术样式,当《香魂女》之后,河南戏剧优秀作品不断,影响力辐射全国时,他更加坚信自己当初的选择。他说:“我在意外界的肯定,更在乎豫剧在全国人心中的印象,河南戏就可以这样美,美得让人销魂。”

  戏曲艺术妙无穷

  “10年后,新版《香魂女》服装更美,更具时代感;荷花布景更加灵动;灯光、音响等技术手段更先进;人物命运和时代命运的变迁得到深化。但该剧最初的设计理念没有变,整体的诗意和美感没有变。”李利宏自豪地说,迄今为止,在关注女性命运的现代戏曲作品中,《香魂女》仍是最贴近生活,表现最深刻的作品之一。

  一方面汲取河南戏曲的优秀传统精神和文化内蕴,一方面用现代眼光进行审视和提升,《香魂女》之后,李利宏执导的豫剧《常香玉》、越调《老子》先后获得文华大奖,全国各地剧团纷纷邀请他执导新戏。他说:“我越来越觉得中国戏曲艺术奥妙无穷,有着取之不尽的财富。釉厚为本,开片为奇,窑变为神,出现景观为绝。这是判定钧瓷品位的审美标准,是《香魂女》固本求新的追求,更是值得我们不断探索和实践的艺术理想。”⑥2

  朱超伦:众人拾柴火焰高

  “6个作曲家,全是国家一级作曲,挑出任何一个都能独当一面,但是《香魂女》把我们聚在了一起,大家齐心协力,打造精品,这在河南戏曲音乐创作史上是第一次。”回忆起当年创作豫剧现代戏《香魂女》时的盛况,76岁的作曲家朱超伦感慨不已。他说,精品就是要让百姓记住、喜欢并传唱,《香魂女》十年间常演不衰正说明了这一点。

  精品要让老百姓喜欢

  “曲在中国戏曲中占的比重很大,没有曲,戏就没有了灵魂。很多剧目早就不演了,但唱段还在流传。”朱超伦说,正因为作曲的重要性,当时省文化厅的领导召集他和耿玉卿、李仲党、汤其河、安之语、赵国安6位作曲家,一起为《香魂女》作曲。身为组长,朱超伦要为大家分配任务,谁负责写主旋律,谁负责配器,谁负责处理乐队指挥等,还要最后把关,统一风格,淡化每个作曲家的个性。他说:“众人拾柴火焰高,我们的合作很愉快,所有人都抛开了门户之见,集中智慧打造好戏。”

  2000年,第六届中国艺术节上,当《香魂女》中婉约简洁、高亢有力、节奏鲜明、如泣如诉的韵律响起,评委和观众都被深深吸引。捧回大奖后,《香魂女》继续活跃在舞台上,人们爱看、爱听、爱唱,《香魂塘月朦胧心寒意冷》、《环环她默默无言轻轻离去》、《送环环自由身另择佳婿》、《有福不用多烧香》等六七个唱段广为流传,10年后戏迷仍在反复吟唱。朱超伦说:“老百姓喜欢的才是真正的精品,我们为此感到自豪。”

  旋律需贴近人物形象

  “剧中主人公香嫂身上有一种旧的道德观念和新思想的碰撞,她想冲破旧时代的束缚和羁绊。为此,我用八度的大跳音表现其极具震撼力和张力的精神世界。”朱超伦创作的《序歌》因具有浓郁的豫剧风韵,同时又和香嫂的形象很贴近,最终被认可并定为全局的主旋律。

  音乐设计上,《香魂女》追求“字正”、“腔顺”,唱腔随着河南话四声的走向抑扬顿挫地发展旋律,突出豫剧韵味。《香魂女》在传统的旋律上融进了很多新的音调,有的演唱形式采用歌剧的,但曲调的旋法又是豫剧的,出来的效果味浓既新且美。

  对于乐队,朱超伦介绍:“省豫剧三团的乐队从上世纪50年代初就是中西混合的组织形式,发展到今天成为一个较完整的西洋单管编制加几件豫剧特色民乐器的混合乐队,这种乐队形式对专演现代戏的三团很适用。”他透露,为了增加《香魂女》凄楚悲凉的气氛,在乐器上又格外加入了极具个性化的管子。朱超伦说:“总之,音乐形象要贴近人物形象,要好听好唱,朗朗上口,才能久唱不衰。豫剧要吸引更多观众,也要在这个方向上努力。”(2011年2月 河南日报)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共0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发表评论
用户名: 匿名
验证码: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总共有0条记录,当前页1/0页    上一页  下一页   
郑州网警郑公备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