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新闻

梨园聚焦|经典文萃|戏曲杂谈|梨园赏评|梨园专题|名家访谈|台前幕后|影视娱乐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梨园新闻>经典文萃>临汝曲子班和江西弋阳腔戏班对戏始末

临汝曲子班和江西弋阳腔戏班对戏始末

时间:2013-12-17 来源:河南戏曲网 点击:42 我要评论(879) 字号:小 中 大

  (彭中彦)1934年7月,关遇龙率领的临汝曲子班被张钫变为随军剧团开赴江西、福建。随军剧团按照总部的安排在二十路军各师各旅夜以继日地唱着他们的曲子戏。不但军营中从军官到士兵被曲子戏迷得神魂颠倒,而且当地百姓也看得津津有味,把江西地方戏弋阳腔班子的演出晾到了一边。

  弋阳腔是江西土生土长的地方戏。论时间,也有二三百年的历史了。弋阳腔也是在民间俗曲的基础上发展成为地方剧种的,有着深厚的民间生活土壤。弋阳腔细软柔和,颇有细雨斜风的韵致,与越剧、花鼓、黄梅戏等剧种一样,江南风格鲜明。当地人像河南人迷曲子戏一样,一天到晚哼着弋阳腔劳作和生活。

  从几千里外来的河南曲子戏竟然迷住了江西人,弋阳腔的“唱家儿”不服气。不服气,就得比一比。弋阳腔戏班的班主带着礼物找着了关遇龙。一见面,双手打躬;“关先生,你们曲子班千行百里从河南府来江西,虽是为二十路军官兵演唱,但乡绅百姓被迷住了。我们弋阳腔戏班是地地道道的地方戏,我们是一行。人不亲行亲,我们对台口唱一唱,也好相互交流 。你看意下如何?”

  关遇龙久走江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听弋阳腔班主话音,早已明白了八九分。于是,很爽快地回话说;“中,不过我得跟军中长官打个招呼”弋阳腔班主见关遇龙一同意,偷着乐了:“对台唱,不信江西人会看热你们的外路戏。”

  关遇龙把弋阳腔班主的话告诉长官,长官也觉得有看头。一是名震中原的曲子班,一是地道的弋阳腔,一对戏,就热闹了。择定日子,临汝曲子班与江西弋阳腔在空旷的场地上正对台口开演。未开戏前,关遇龙把朱天水、朱六来、朱双奇及各位主演叫到身边,千叮咛万嘱咐:“人常说‘出门三分软’,咱从河南千里迢迢来江西,可比不得在咱老家跟河南梆子、河南越调对戏。叫我说,咱该攒劲要攒劲,亮亮咱的真本事。可关键时刻让得让一让,要是让江西同行老是丢脸,不但他们没面子,也伤了两个班子的和气。”朱天水听了关云龙的话,心里七上八下。想想班主说得对,该让要让一让,冤家宜解不宜结嘛。

  鸣炮开戏,弋阳腔班子自恃自己地方风格浓郁,竹笛一吹,确如天外仙音。江西一带的人本来听惯了家乡韵调,加上习惯使然,自然聚在弋阳腔戏台之下。临汝曲子班的坠子也不甘示弱,大起板一开弓,振奋人心,听弋阳腔的江西人也觉十分新鲜,忽啦啦的扭头听着,都咧着嘴美滋滋地乐着。

  弋阳腔演员登场,开口一唱,似如轻风拂过,江西观众痴迷其中。临汝曲子班台下观众不多,朱天水撩开上场门幕布亮相,眉如弯月,胜似嫦娥;眼荡秋波,貂婵再生;面若粉桃,酷似七仙;樱桃小口,红润可餐。未曾开口,台下掌声经久不绝。

  弋阳腔台下观众先是扭头,接着扭身,随之换台,这个溜过来,那个转过去。溜的溜,转的转,说话不及,潮水一般都卷到了洛阳曲子班台下。朱天水兴起,因对戏唱的是喜剧,朱天水缠线蛋,啃线绳,穿针眼,纳鞋底等一连串动作夸张且收放自如,边舞边唱。伴奏乐与他的台步、唱腔巧妙融合,让观众笑得前仰后合,掌声随着叫好声,一阵高过一阵。观众的魂儿被他吸跑了。弋阳腔台下空了,弋阳腔班子的演员也禁不住去掉戏装,顾不上洗去脂粉,跑到曲子班台下又是鼓掌,又是叫好,把自己被对败戏的怨气、怒气忘到了九霄云外。弋阳腔班主光杆司令似的站在戏台上,咬着牙气得脖子青筋蹦大高。“领戏班领了二十余年,还是头一回遇着输戏输的这样惨,丢人丢到家了。河南人跑到俺江西来耍盛气,不给点颜色看看,俺弋阳腔还咋混下去。”

  弋阳腔班主把自己的演员招回,对他们去给曲子班凑热闹狠狠地发了一通脾气。末了,把他的几个最知心的主演叫到了内室。班主怒冲冲地压低了声音说;“曲子班全凭那个唱旦角的逞能,把他除了咱就顺气了。”几个人低声密谋了一阵,设下了毒计。不料走漏了风声,弋阳腔班子也有个唱旦角的,认为朱天水是戏中奇才,对戏见输赢,输了也输得心服口服,应该学人家技巧,不应该害人家。想来想去,他故意男扮女装,偷偷到把实情告诉给了曲子班。关遇龙一听也将来个计就计,再开戏不分派朱天水的角色,放出风说:“朱天水家里有要事,提前回河南了。”

  朱天水听从关遇龙安排,藏在旅部公馆,连续数天不露面。待他见到关遇龙就央求说;“关社头,我们还是回洛阳吧。咱远行千里来江西,保不定那天会遭祸殃的。”

  关云龙安慰朱天水说;“走,咱得走,可咱也得编个理由走。”

责任编辑:汝州网
(共0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发表评论
用户名: 匿名
验证码: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总共有0条记录,当前页1/0页    上一页  下一页   
郑州网警郑公备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