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新闻

梨园聚焦|经典文萃|戏曲杂谈|梨园赏评|梨园专题|名家访谈|台前幕后|影视娱乐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梨园新闻>经典文萃>桃李满地 桑韵流芳 纪念桑振君大师逝世八周年

桃李满地 桑韵流芳 纪念桑振君大师逝世八周年

时间:2012-07-12 来源:河南戏曲网 点击:73 我要评论(879) 字号:小 中 大

  7月9日式豫剧桑派艺术创始人桑振君逝世八周年纪念日,为了缅怀大师,河南人民河南人民广播电台戏曲广播策划推出了桑派经典名段演唱会。应河南方面邀请,苗文华率团赴郑州倾情献艺。演出获得巨大成功,让河南的桑派戏迷大呼过瘾,人们依稀从苗文华身上看到了当年桑振君的影子。

  桑韵后人唱响郑州

  7月8日晚,河南艺术中心喷泉广场的露天舞台上,早早地就挤满了观众,等待着一赏豫剧桑派艺术领军人物、邯郸东风豫剧团团长苗文华的风采和金嗓。

  这几天,天气预报一直说有大雨将至,天气显得异常闷热,空气中的湿度也大。坐在河南艺术中心的露天舞台上,身上一直都是黏糊糊的汗。但是,观众可不管这些,从下午就开始有人占座,等着看晚上的桑派名段展演。

  晚上7点40分,演出正式开始。开场戏为桑派代表剧目《白莲花》,采用了别开生面的音配像形式。音乐起,苗文华的弟子王璞在十位莲花仙子簇拥伴舞下彩扮出场,舞台上美得就如一幅国画。苗文华先在后台闷唱一句“参禅打坐在白水潭……”随即闪亮登场,根本不用什么导掌指挥,观众席上顿时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掌声和欢呼声,接着唱“千年的白莲修成仙”,一下子就把观众拉进了戏里。这时,大屏幕上的背景播放出荷塘画面,旁边的喷泉喷射出莲花造型,灯光变幻成迷离的淡蓝冷调,营造出美轮美奂的舞台效果。再看场上的观众,都一口大气儿也不敢出,只剩下傻傻地听,傻傻地看。直到一曲终了,演员鞠躬谢幕,观众才回过神来,又一轮掌声爆起。

  接下来的演出中,苗文华演唱的都是桑派代表剧目中的名段,《桃花庵》中的名段《九尽春回杏花开》,《投衙》中的名段《扎跪在二堂内泪流满面》,一次次把观众的胃口高高地吊起,又轻轻地放落到地上。一位观众说,桑派的唱腔是绕着弯儿往心里钻,听苗文华的演唱,感觉心里像被熨斗熨过一般平,全身的每个细胞都透着舒坦。

  压轴戏是《打金枝·金殿》一折,由苗文华与河南名角翟金成合作。翟金成是《朝阳沟》中拴保扮演者王善朴老先生的弟子,现在是美国河南商会会长,买卖做得不小,戏瘾却比谁都大,苗翟二人合作刚把豫剧《打金枝》搬上银幕。这次演出,宫女太监全副仪仗,皇上皇后悉数登场,舞台上一片雍容华贵的皇家气派,把观众看得如痴如醉,散场了还跑到后台去看演员卸妆,久久不肯离去。有观众称,他们听说苗文华要来郑州,是从三百多里外的乡下专程赶来的,看了苗文华的戏感觉真是没白来。

  主办方本来打算办成苗文华个人演唱会的,但苗文华不忘提携新人,特别安排了更多桑派弟子登台。桑玉瑞、张俊梅、张清丽、董艺瑄都是桑派再传弟子,四人同台共扮金枝,演唱了《打金枝》中金枝公主的《头戴着翡翠冠双凤展翅》片段,这段唱可是当年桑振君先生自己设计的唱腔,今天演唱此段最能表达桑派弟子对先师的怀念之情。苗文华新收的小弟子八岁的孟亚萱也登台了,她与豫剧名丑张仙草老少配合演了《对绣鞋》,别看小姑娘人小,唱起来可是有板有眼,字正腔圆,一派大家风范。晚会主持人月阳感叹说,桑大师若在天有灵,看到桑派艺术如此薪火相传,后继有人,定会感到欣慰的。

  此外,河南省曲剧团团长孟祥礼,鹤壁市豫剧团团长金不换等各路名家,也纷纷赶来助演。金不换团长下午有重要会议,从3点开到6点,散会后是以160码的速度驾车从鹤壁赶来的,说什么也要给文华助个兴。

  来邯执教,甘做幕后英雄

  很多人都会或多或少地听说过桑振君,但对桑振君的具体情况以及她与邯郸东风剧团的关系可能不太清楚。利用演出的间隙,桑振君先生的女儿崔婉琳,简略地介绍了她母亲的情况。

  桑振君1929年出生在河南开封县,6岁学艺,9岁进戏班学豫剧,宗“祥符调”,工小旦,兼学青衣,14岁唱红成了主演。20岁出头时,与豫剧大师陈素真、常香玉并称豫剧舞台的旦角“三鼎甲”,形成了“东陈西常中南桑”的鼎足之势。她曾和常香玉同时参加抗美援朝慰问团赴朝慰问志愿军将士,曾率团赴中南海为毛泽东、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演出,代表豫剧参加中南五省的地方戏汇演。

  当时桑振君的火爆程度,在今天看来是难以想象的,她在观众心目中成了艺术和美的化身,演出时常常万人空巷。1951年,西华县逍遥镇的桑迷们把她强行“请”到了逍遥。桑振君一到,整个逍遥镇就沸腾了,一曲《白莲花》迅速响彻沙河南北、颍水两岸。她曾创下一场演出收入十二万元(旧币)的记录,因此得了“十二万”的绰号,民间还流传着“少串一趟亲,也要看看桑振君”的说法。

  1959年8月份,邯郸东风豫剧团成立,但表演水平一直上不去,让领导很揪心。这个时候桑振君在许昌豫剧团工作,邯郸的领导慕名去找桑振君表达了求学的意思,桑振君爽快地答应了。1961年,东风剧团把第一批演员送到了许昌,有二三十人。经过三个月的学习回来后,汇报演出大家都觉得很满意。1962年,又派第二批演员去学习,并提出了希望桑振君能到邯郸来工作的意愿。

  1964年,桑振君已经调任郑州豫剧团主演和业务团长,邯郸方面又多次去请。几度交往,桑振君已经与邯郸的小演员结下了难舍难分的情缘,也看出这帮孩子很可造就,事业上正如日中天的她毅然决定,到邯郸去。就这样,35岁的桑振君告别了心爱的舞台,辞掉了主演和团长职位,谢绝了河南方面的再三挽留,来到邯郸东风剧团担任教师,开始了默默无闻的幕后工作。

  大师风范,桃李遍地

  桑振君治学特别严格,她到东风豫剧团后,每天一上班,先给演员们上一个小时的唱腔课,上完唱腔课,演员们才各练各的功去。课上,从拼音的声母和韵母开始,一点一滴地教,使演员们进步很快。同时,桑振君还给剧团排演了十部现代戏,推向舞台后都很受欢迎。

  就在这个时候“文革”开始了,桑振君被打成“反动权威”、“黑线人物”,在揪斗中肋骨被打断,被迫离开了她所挚爱的豫剧舞台和教学讲台。“十年动乱”结束后,桑振君又重新焕发了青春,把艺术毫无保留地献给了人民,并呕心沥血地培养了一大批杰出的豫剧新人,东风豫剧团的牛淑贤、胡小凤、苗文华、郭英丽等,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在工作中,桑振君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处处表现出高风亮节的大师风范。建国初期,国家给她定为文艺三级,大概相当于厅局级。她听说后坚持说级别太高,主动要求调低,最终降为四级才勉强接受。桑振君对学生特别亲,家里经常住着前来学戏的学生,一住几个月很正常,甚至有住好几年的,桑振君不但不收一分钱学费,都是管吃管住临走还送路费。那时候,普通人的工资都是几十元,就能维持一家人的生活了,桑振君的工资是二百多元,却每月都不够花,经常向儿女们要钱接济学生。

  桑振君的嗓音清脆、明亮、甜润、俏丽,演唱尤以“口齿伶俐、字乖韵巧”出名。经过长期的艺术实践,她创造了偷、闪、滑、抢的演唱技巧,被公认为豫剧唱腔的一绝。这种唱法给人以委婉细腻、字乖韵巧、声情并茂的审美感受,既能保护自己的嗓子,还能让观众感觉好听。她的演唱绘形摹境,令人神往;跌宕错落,令人神怡;以情传声,令人神动;如珠落玉盘,清脆分明;似风拂春朵,摇曳多姿,形成了俏丽精巧、高雅优美的豫剧“桑派”艺术。2000年,河南省有关方面在郑州举办“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桑振君从艺66周年暨桑派艺术研讨会”,有关领导和专家给予桑振君高度评价。

  晚年的桑振君,更是致力于将豫剧艺术发扬光大,热心传承,倾囊相授,对豫剧事业可谓鞠躬尽瘁。2003年,已74岁高龄的她,不顾年老体弱,往来穿梭于邯郸、许昌两地,指导许昌市豫剧团优秀青年演员常俊丽排演桑派名剧《桃花庵》和《秦雪梅观文》。2004年春节,75岁高龄的桑振君还应邀到河南为梨园春擂主大奖赛总决赛做首席专家评委。

  2004年7月9日,桑振君大师走完了她的人生历程。但她所创造的桑派艺术却牢牢地扎根在了冀南大地,她的众多学生和弟子在邯郸已是家喻户晓,她们正在把桑派艺术推向新辉煌。她的家乡河南也没有忘记偏居在古赵大地的桑派一枝,每年桑先生忌日都要举行纪念活动,缅怀这位德高望重的豫剧泰斗。

责任编辑:郭晓民
(共0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发表评论
用户名: 匿名
验证码: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总共有0条记录,当前页1/0页    上一页  下一页   
郑州网警郑公备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