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新闻

梨园聚焦|经典文萃|戏曲杂谈|梨园赏评|梨园专题|名家访谈|台前幕后|影视娱乐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梨园新闻>经典文萃>盲人鲁本修在豫北 第十六章 在木楼集体参军 为战略反攻作宣传

盲人鲁本修在豫北 第十六章 在木楼集体参军 为战略反攻作宣传

时间:2013-07-29 来源:河南戏曲网 点击:46 我要评论(879) 字号:小 中 大

  第十六章 在木楼集体参军 为战略反攻作宣传

  1947年初,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指挥下,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全面进攻。进攻我冀鲁豫解放区的国民党新五军,被我华北和华东野战军打的狼狈逃窜。形势好转,众艺剧社回到昆吾县后,为配合土改复查工作,镇压地富反坏,剧社又排演了《梁山保卫战》、《血泪仇》、《白毛女》等戏曲和歌剧,到各地宣传演出。此后,国民党蒋介石在全面进攻彻底破产后,调集二十三万兵力向陕甘宁边区和革命圣地延安发动所谓重点进攻。国民党新五军远撤,还乡团头目-----国民党濮阳专员丁树本在东明被我军俘虏。冀鲁豫解放区的形势进一步好转。冀鲁豫解放区在土改复查胜利之后,掀起了“大参军”热潮。“参军参战,保家保国!”“打倒蒋介石,保卫解放区!”的口号声响遍边区。剧社一方面集体报名参军,一方面为配合宣传紧赶着编排新戏。在木楼召开的全县欢送参军大会上,剧社连演了三天新戏,有豫剧《刘正义参军》《投笔从戎》,还有小歌剧《好军属》。

  这时期,解放战争已由战略防御,进入到了战略反攻的准备阶段。按照毛主席的战略部署,刘邓大军在千里跃进大别山之前在濮阳东南地区休整,补充。剧社奉命对部队进行慰问演出。剧社前往银岗崮堆慰问部队,演出了《刘正义参军》和《梁山保卫战》。在剧社为十万人参加的祝捷大会演出当中,中野二纵队司令员陈再道同志到后台接见剧社人员。他和大家坐在一起说说笑笑,问长问短问长问短,还高兴地把年龄最小的演员一边一个抱坐在膝盖上,问他俩最想要什么?两孩子用稚气的童声说:“最想要个二道幕。”明摆着是有人教他们这样说的。陈司令员乐的哈哈大笑,把一个孩子高高举了起来。即刻叫来后勤部长,让他去仓库找布料,尽快给剧社解决个二道幕。第二天,部队把一个刚做好的、崭新的二道幕,送到剧社里来了。

  一天,中野二纵队的一名通讯员从舞台上接走了陈竹心社长。没过多长时间,陈社长回到剧社来了。他一进门就高兴地向大家讲他到了中野二纵队司令部,见到了刘伯承司令员的经过。他举起手中一本小册子告诉大家:“刘伯承司令员提议让我们排一个教育部队,防止军队产生功臣自居骄傲情绪,搞好军民关系的戏。司令员还给了我这本《廉颇与蔺相如》小故事书做材料。”大家听了,非常高兴。

  1947年5月12日,众艺剧社全体人员在木楼集体参了军,并与县长刘泽,县政委宗风鸣,县武装部长温黎明合影留念。以副县长郭象天和县政委为首的新兵团向华北野战军报了到。剧社整编为中野二纵队文工团。文工团的一般演职员享受排级待遇,团长享受营级待遇。鲁本修和其他几位文工团中层领导班子成员享受连级待遇,比一般同事的津贴每月多五角钱。鲁本修和大家一样,身着黑色新军装,头戴军帽,脚蹬一道脸的军鞋,腰扎军用腰带。

  经过一段极其艰苦的努力奋斗,我军粉碎了国民党的全面进攻和重点进攻,终于打败了国民党,夺回了解放区。鲁本修对跟着共产党,坚持不屈不挠的斗争,消灭反动派,建立一支独立、和平、民主的新中国更加充满了信心。他在心里头比别人还多一层喜悦。“我再也不是臭戏子了。我现在是革命队伍中的一名有政治觉悟的战士了。”他挺直了胸堂,暗暗激励自己:“紧紧跟着共产党,为千千万万劳苦大众的利益,好好干!一定要好好干。”他们回到濮阳一带,还像以前一样,鲁本修在许多次演出之前,都被那些熟悉他的群众请上台,跟大家说道说道,拉呱一些奇闻乐事让大家开心。剧社的领导也顺应群众的要求,叫人把鲁本修领到台中间坐下,跟台下群众交流。这个时期,鲁本修在台上和群众的所讲的内容,跟在大英剧社时期可不大一样,没有了那些格调偏低的东西。取而代之的是宣传共产党的政策的内容。他还应观众要求,用板胡、坠胡、竹笛等乐器,奏出许多名唱家的音韵声腔,有豫剧的、曲剧的、坠子的,还有大平调、评剧、河北梆子等其它剧种的名流演唱的名唱段。他吹奏的好,模仿的像,许多内行的人听了也为之惊叹。

  剧社一直演出到麦收前才告一段落。鲁本修身着整齐的军装要“家去哩”。濮阳县政府管宣传的领导笑说道:“鲁本修回家是去谝(显摆)哩。”剧社特意准假两天,安排马夫老房领鲁本修骑马归家。人们看到鲁本修去当“公家人”还不到一年,便成了骑着高头大马由公家专门派马夫送来接去的军人,都很惊奇。县城里的大官们出远门时的气派不过如此,现在谁肯觑视他。鲁本修这趟回家不是为了谝,更不是回来蒙事的,他是有心思的。早在去年秋收之前,他听自家村里来濮阳参加模范民兵会的蓝银增说过,因为他的大哥在大军阀孙传芳的部队干过连长,所以村里组织打地主分浮财的时候不分给他的大哥,还在秋后没收了他家的土地。鲁本修这趟回家挨个向村组织的人说好话替大哥求情,村组织答应了鲁本修的请求,决定在麦收后归还他家的土地,只没收了大哥代耕种的大嫂娘家兄弟抢占的那几亩地。本修的二哥因为几年前跟任国民党县政府书记长的姐夫岳图南干过,此时被关进县里的监狱里有三个月了。鲁本修摸到县政府向多个领导为二哥求情。他的二哥在国民党县政府干事的时候年龄比较轻,早早就退出作生意去了。二哥干的是文书不在军职。当时是国共合作时期,二哥没有跟共产党打过仗,没有人命案。姐夫岳图南的长子岳光是共产党十六军47师一纵队的团级干部,在前不久攻打国民党占领的安阳县城的战役中牺牲了。鲁本修连夜去看望了大姐,知道岳家现在算是共产党的军属。既然岳家没有受到岳图南什么影响,怎么会连累到旁系的鲁家呢。鲁本修参加革命早在清丰小县是个名人。他能听音辨认人,喜爱交往,和县政府里的人不生分。县领导去濮阳的机会多,知道他在那里不仅仅是拉头把弦和教唱的老师,他还是剧社领导班子的成员。他为人谦和,懂得共产党的政策,讲话在理,大家听的进去。因此,在他走后不久二哥便被释放回去了。

  鲁本修在抗战剧团和大众一分社时期最要好的,分别已七个年头的战友——杨清善,从炮火连天的鲁西南回到家乡,打听到本修在众艺剧社,特意骑马来看他。杨清善离多远看见鲁本修就喊道:“鲁本修你还活着?――我以为你早就光荣了呢。”“活着,活着,那些子弹看见我没有眼,到我身边都拐了弯。你看我身上一个枪眼儿也没有,活的好着呢。”鲁本修喜悦地答道。此时的杨清善和参加抗日战争的许多人那样,为防备汉奸的出卖危及家人而改名字,他现在名叫杨霄彤,在鲁西南军区宣传队工作。

  共同患难过的战友来看他,这使鲁本修喜乐非常。他激动的跟战友讲剧社成立一年来的可喜发展和成果,讲他跟社长陈竹心,导演田来印等人,准备把全部《水浒》改编成超大型连本戏的宏大规划。他们交谈革命理想,谈事业,谈当前的工作,谈远大的报负。两人还讲述了自1940年秋天分别后各自的经历。“这些年,你一定吃了不少苦、作了不少难吧?”鲁本修面对好友的询问,鼻子一酸,眼眶里有了泪水。自从父母去世后,也就是杨霄彤能这样牵挂他的疾苦了。他紧紧握着杨霄彤的手,感激这个亲兄弟般的战友对自己的情意。他满腹的苦水涌向嘴边,使劲忍一忍又咽了下去。不能给兄弟增加心里负担。他们互相鼓舞,互相勉励,拥被而坐谈到深更,还意犹未尽。鲁本修没有条件治买果酒肉菜为战友接风洗尘和饯行。杨霄彤辞别本修策马而去的时候,鲁本修用笛子吹起“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这充满战斗激情的笛声,随风伴送战友踏上远远的征程。

  部队很快就要过黄河打大仗去了,据说是因为剧社多数演员年龄太小,临阵还得派部队保护,在整编的最后阶段,部队又决定把剧社交给了地方。刚听到这个消息时,大家都有些不高兴,但是大家深信,上级的决定最正确的,应该无条件地服从。于是剧社最后向部队要了些武器和子弹,离开了部队。

责任编辑:郭晓民
(共0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发表评论
用户名: 匿名
验证码: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总共有0条记录,当前页1/0页    上一页  下一页   
郑州网警郑公备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