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新闻

梨园聚焦|经典文萃|戏曲杂谈|梨园赏评|梨园专题|名家访谈|台前幕后|影视娱乐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梨园新闻>经典文萃>水墨亦虚亦实 戏曲似梦似真

水墨亦虚亦实 戏曲似梦似真

时间:2012-05-03 来源:新民晚报 点击:480 我要评论(879) 字号:小 中 大

越剧艺术电影《蝴蝶梦》剧照
越剧艺术电影《蝴蝶梦》剧照

  由著名剧作家吴兆芬编剧、韦翔东导演,中央新影集团倾力打磨的中国第一部水墨风格的越剧艺术电影《蝴蝶梦》近日公演。它在视觉图式上的创新尝试,为中国戏曲艺术的电影化开辟了一条新的路径。

  古典梦幻浪漫

  越剧电影《蝴蝶梦》是一部数字合成电影的试水之作。它把水墨画的黑白色彩与越剧的写意风格融合在一起,体现出“古典梦幻浪漫”的特色。戏曲是一种虚拟的艺术,其特征是“出之贵实,用之贵虚”。中国的水墨画也讲究“虚实相生”、“计黑当白”,无画处也有画。《蝴蝶梦》采用虚拟合成技术,把戏曲艺术与水墨艺术巧妙合成。这是写意艺术的一个创造。电影开始,田秀顾影自怜,一曲“亦真亦幻,似梦似真,庄周兮?王孙兮?试妻未到真火候,先动了真心……”,在一块不大的平台上演唱,以水墨画作背景,如梦如幻,似有似无,既是梦幻的,又是现实的,唱腔如泣如诉、悦耳动听,将观众带入了一个曼妙的艺术世界。观众看后开了眼界:戏曲电影,原来也可以这样拍。

  绝配黄金搭档

  王志萍和郑国凤这对“黄金搭档”,在《蝴蝶梦》里,可谓难得“绝配”。她们在虚拟的演播室内,以蓝色作背景,各自饰演了几个性格截然不同的角色,化入化出,变幻无穷。王志萍饰演端庄秀丽的田秀与俊俏可爱的小寡妇,郑国风饰演修道悟道的庄周、潇洒多情的楚王孙以及由庄周幻化的假楚王孙,人物反差极大,但两位演员各尽其妙,把这五个角色塑造得准确传神。电影用了不少特写镜头,把演员的舞姿、表情、眼神、手势,放大了给观众看,配合动人的唱腔,比之于远距离地观看舞台艺术,更具视觉冲击力和艺术感染力。电影开场不久,庄周路遇一个小寡妇。因丈夫临终前告诫:

  “须待坟干,方再可嫁”。小寡妇于是尽力地扇坟。王志萍的表演,接受了昆剧表演艺术家梁谷音的指点,将昆曲的表演因素融入其中,一柄圆扇,上下扇动,边扇边舞,边走边舞,巧妙地表现了她的内心欲动。郑国凤演假楚王孙勾引田秀,分四个步骤,在眼神、表情和身段上,开始是虚情假意,后来动了真情,表演层次分明,细致入微,可谓绝妙。章海灵、李旭丹和王舒雯这几片“绿叶”,也为全剧增添了许多亮彩。

  呈现粉墨之美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蝴蝶梦》文辞典雅、文学性强。编剧吴兆芬使剧本的思想高度得到了升华,它非但把传统戏曲对田秀的指责颠倒过来,寄予深切的同情;而且,待蝴蝶梦醒,庄周作了意味深长的自责:“称圣贤更须自律自省其所为”。田秀也唱道:“虽恼他荒唐太过分,我爱到深处宽容留。”两者都不失为一种新的人生感悟。

  全剧赞美人性,同情田秀和小寡妇,批判庄周戏妻之举,但是,剧终弱化了悲剧性,强化了谅解与宽容,这样的处理赢得了大多数现代观众的认同。旅日设计师李锐丁设计的戏服,色彩、纹饰和造型都非常唯美别致,颇能表现人物的思想感情和神韵,整体上有现代感,加入了时尚元素却不失戏曲本色。

  五个演员一台戏,无论是从艺术创新还是节约成本而言,都非常有意义。《蝴蝶梦》以前卫时尚的艺术理念、绚丽浪漫的艺术包装,为越剧舞台吹来了一股清新的风,中国戏曲中这个以年轻靓丽见长的剧种,重新在电影院里呈现了五彩纷呈的粉墨之美。在剧场里看戏,演员演唱到精彩处,观众会鼓掌喝彩,没想到,这回看电影,也出现了如此情景:掌声在银幕面前响起来!这真是电影编导演的意外收获。

责任编辑:刘梦蝶
(共0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发表评论
用户名: 匿名
验证码: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总共有0条记录,当前页1/0页    上一页  下一页   
郑州网警郑公备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