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新闻

梨园聚焦|经典文萃|戏曲杂谈|梨园赏评|梨园专题|名家访谈|台前幕后|影视娱乐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梨园新闻>关遇龙

关遇龙

时间:2014-01-15 来源:汝州市文广局 点击:57 我要评论(879) 字号:小 中 大

  关遇龙,1896年生于河南省汝阳县上店乡。原名关复芷,成年后,自己取名关遇龙,后来一些修志者将“遇”与“云”误听,就在一些资料中写为“关云龙”。在河南曲剧形成的历史上,关遇龙地位特殊身份独特,他既不以演唱闻名,又不以伴奏著称,却以高尚的人品和卓越的组织活动才能闻名遐迩。在河南曲剧早期活动中,被圈子里的人尊称为“大哥”。他的一生,为河南曲剧的发展作出了难以磨灭的贡献。

  关遇龙出身贫苦,三岁丧母,五岁时父亲蹚水过汝河遭遇刀客被害。五岁的关遇龙和年迈的祖母相依为命,艰难度日。关遇龙十三四时,祖母去世。为了谋生,关遇龙先在一家饭店当学徒,店主见他干净勤快,肯吃苦,就让他学会了写字、打算盘、算账、。后来,一个做里长的长辈亲戚给他找了一份写写算算的公差。

  年轻的关遇龙热爱戏剧,喜欢结交朋友。当时临汝的曲剧正值兴盛,关遇龙认识了玩曲子的朱万明等人,就辗转到朱万明的家乡郑铁炉村寄居。后又移居庙下乡胡庄村,并在胡庄村娶妻成家。1923年,27岁的关遇龙偕同妻子,“一担两筐”迁到大张村寄居。大张是个大村。关遇龙定居大张,主要是看中了两点,一是大张有一批玩曲子的朋友,二是大张的地多为水浇地。关遇龙初到大张,租种村里寨壕的官地。一些玩曲子的玩友,听说关遇龙住在大张,南的北的三三两两到大张找关遇龙,成天在关遇龙家拉拉唱唱。这样玩了年把,开始在屋外摆上桌子椅子唱,偶尔也应邀唱个堂会。当时常在一起玩的,有陈玉保、刘宝才、许雷、老面堆(即卢天德)、朱六来、陈雪老、王少阳等。城北赵庄一姓陈的富户也热心戏剧,后来就在赵庄成立了“同乐社”。陈家立了火,并在院子里扯两根大绳供玩友练习踩高跷。也应邀为庙会和堂会唱曲子助兴。每逢接戏时,关遇龙早期是四处跑着邀集玩友,后来印了“片子”交人去请。“玩友”们一看是关遇龙的片子,二话不说,背起自己的跷腿就走,就在“玩曲子”的活动中,关遇龙逐渐历练并显示出他的组织才能和高尚品德,在“玩友”中树立了自己的威信。

  早期曲子社人少装简,所以便于组织。曲子登台后,角色行当渐多,能演大戏。“同乐社”的队伍壮大,盛时竟有四五个戏班。这时候要想成为一个好的领班,着实不容易。俗语说:宁管千军,不管一社,但是关遇龙竟然将“同乐社”领得很好。

  关遇龙领社,一靠立身正直,二靠公平待人,三靠处事得体,四靠尊重人才,五靠大度容人。作为一社之首,他首先以身作则,光明磊落,是非分明,钱财上从不中饱私囊。他自己拒绝吃喝抽赌嫖等一切不良习气。他先人后己,吃苦在前。他的四儿子曾问他:“您那时恁家伙,咱家为啥还那么穷哩?”他说:“人要爱财,就没人(指人格)了呀!”

  关遇龙带的社,始终把观众当成上帝。有一年他带社在临汝镇演出,有一帮戏迷跑了数十里去看他们的戏。谁知刚到戏场,戏演完了。关遇龙听说这些人跑几十里地没有看到戏。就说:“再演一场”就又开始演了。关遇龙带的戏班从不与人定价,演出之后,请戏的一方端出放有现洋的托盘,说:“朋友们玩得怪美,辛苦了,多谢多谢!现在走哩,送些盘缠。”关遇龙总要少拿一些,主家看他拿得少,总是劝他:“再拿些,再拿些”每次都是双方互相推让多次。这样一来,很多主家都觉得这个戏班人仗义,不爱财,自尊自爱,下次就还请这个戏班。关遇龙爱惜人才,据说蟒川乡许雷家贫,但嗓子好,有“真打雷,铁嗓子”的美誉。关遇龙知道后,头一次灌一袋麦子送给许雷,请他到“同乐社”来玩,没有请到。第二次给许雷送去两袋粮食,还没有请来。第三次送给许雷一头小毛驴,还答应把许雷的老婆接到社里养起来,这才请动了许雷。

  关遇龙掌总,每到月底发身价(工资)时,他总是酌情给每个人发够基本生活费用,剩下的钱由他亲自寄回各自家里。这样“玩友”手里没有余钱,想出去瞎胡闹也闹不成。“玩友”家中老小得到了工钱,正好买衣买粮,家人也支持“玩友”跟着“同乐社”唱曲子。

  过去剧团与剧团喜欢对戏,两台戏或多台戏同在一个地方演出比赛,赢者加钱,输者杀价。有些剧团对戏输后很可能从此散摊不干了。有的戏班爱逞强斗狠,非比个输赢不可。有时演“公盏”(通宵不停),甚至三天三夜不停战,想把对方逼到绝路上。关遇龙从不这样干,遇到对戏时,他尽可能事先找到对方领社人,争取协商好双方各唱什么戏,争取平分秋色,不伤和气。关遇龙的仁心义气,令同道人心服口服。20世纪30年代,关遇龙带曲子社在固始演出,对戏时无意中把当地一个戏班比垮了,那戏班怀恨在心,一心与“同乐社”为难。“同乐社”走到哪里,他们后脚跟到哪里。“同乐社”的人都感到不安,怕被对方“打孽”,回不到家了。正好当时汝州人老戴正带着队伍在固始驻防。老戴正幼年家贫,被逼入山为匪,成为首领,后被蒋介石收编,任命为中将师长,在固始驻防。

  关遇龙身穿长袍,头戴毡帽,拄着文明杖,提两包点心,去找老戴正帮忙。老戴正一听是家乡的剧团,一口答应,带兵前去坐镇,还送给剧团几张名片,供他们联系台口用。后来老戴正在福建驻防,剧团跟到福建演出,客观上对曲剧的传播起到了推动作用。

  1953年,关遇龙年近花甲,加上身体不好,退休在大张村。大张村的年轻人成了个剧团,缺少个领团人,就聘请关遇龙再次出山。排戏时,关遇龙总是第一个到场,坐在那儿等人来,如果有谁缺场,他就拄着拐棍,提着马灯去请,别人要替他去,他就说:“我去,我去,您去喊他不来,我去喊,他来”。热情不减当年。

  关遇龙一生与戏曲结缘,最后终老在舞台上。1975年农历正月十五,村里剧团演出《三世仇》,年已八旬的关遇龙坐在舞台一侧,边看戏边镇场。正唱着时,汽灯灭了。关遇龙急忙叫人换汽灯。汽灯换好,继续唱戏。这时关遇龙拄着拐棍,走向后台。刚走进后台,他就摆手叫过一个演员,说:“我不得劲了!”说着摇晃着倒在那演员的怀里。一天一夜后,关遇龙辞世了。

  临终时,关遇龙立下遗嘱:“孙男嫡女不准戴孝、不要哭丧”!但是,人们想起这位老人,一辈子献身河南曲剧,不图名利,还是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来源:汝州市文广局)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共0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发表评论
用户名: 匿名
验证码:未显示?请点击刷新
总共有0条记录,当前页1/0页    上一页  下一页   
郑州网警郑公备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